尔玉

他和他

你比风甜

最近要站在往昔对立面啦

糯黄桑:

  




  莫名其妙的被吞了,重修一下。


  嗯。


  易烊千玺和王俊凯的女人绝不认输。


  


  大概就是竹马钓竹马的故事。


  依旧甜得毫无逻辑。


  各种暗戳戳吃醋。


 


 


  你比风甜


 


 


  王二太太推开王府的暗沉的棕黑色大门,她身着米白色旗袍,染着淡淡的脂粉,领着一个瓷娃娃,他小脸很白嫩,两颊带着点通红,眼珠儿里灌满了晶亮的花蜜。


 


  那年冬天,北平下了好大一场雪,易烊千玺玩得满脸都是,一边抖,一边钻在雪堆堆里。


 


  王俊凯在台湾没看过这么大的雪,自然很兴奋,挣脱开王二太太的手,飞扑到雪中。


 


  王俊凯跌进一团雪中,半天出不来,脸上染上雪色,看不清五官,滑稽的模样惹人发笑,易烊千玺歪着头,睁大眼睛想要一探究竟。


 


“你是个什么东西嘞?”易烊千玺带着小孩儿的口齿不清,捧着王俊凯的肉脸,带雪的两颊像是还没成型的芋艿糕,大概一捏,还能捏出软软甜甜的馅儿。


 


“可以吃么?”易烊千玺顺口就用着京片子。


 


“……”这是哪里话啊,听不懂啊,听不懂。


 


“不说话,不说话就是可以吃吧。”


 


“……”


 


    易烊千玺张开小小的嘴,露出幼齿和一排不算整齐的小白牙,连着雪,咬上王俊凯的小脸。


 


  “嗯!冰冰的,软软的,好甜的。”易烊千玺满意地舔舔嘴角,继而又舔了舔“雪人”。


 


    易烊千玺吃越来劲,从脸颊吃到额头,再从额头吃到鼻子,最后一大口,在白色的雪下,透着若隐若现的粉嫩,他小心的舔舔,再一口咬上去。


 


    讲真,这里,真是比芋艿糕的皮儿还要酥。


 


  王俊凯脸上已没什么雪,露出红扑扑的肉脸。小嘴还被人堵住了,见对面的人一动不动,还不知好歹的吸吸嘴。


 


  易烊千玺偷看他一眼,差点心跳静止,大概是那种倒吸一口凉气的感觉吧,好像全世界的风蘸了糖,拂过我的喉咙,原来是你来了,比风还甜的你来了。


                                                                                               次年初雪的时候,王二太太看到王俊凯又要去玩雪。


 


“我们小俊凯,到时候要是被小千玺吃了怎么办?”


  “吃你的时候就会咬你小嘴了。”


  “小嘴儿被亲了,就要嫁给他啊。”         


 


 


 


 


 


 


 


 


   “那就…..嫁给他啊。”


 


   一只易烊千玺路过,心脏一阵暴击。


  


  自此,我的初恋,我五岁的初恋,一直延续至今。


 


 


  扑通扑通


 


  王源和刘志宏地板硌得慌也愿意挤,王俊凯独占一张大床。


 


  易烊千玺屋里暖,踏实的很,三个人挤不下,连地铺也愿意打。


 


  王俊凯陷进床里,枕头有淡淡的香,大概是“烊味儿”?


 


  太香了。


 


  继而翻来覆去一个多钟头。


 


  咔嚓,门打开的声音。


 


  吓得王俊凯简直呼吸停滞,心跳静止。


 


  好像是脱衣服的声音,接着床的另一边陷进去了。很浓的酒气,有些刺鼻,那人还伸手从背后环住了他,下巴抵在他的头顶。


 


  身体僵硬,状如死尸。


 


  细细嗅了嗅,身上淡淡的香,压制了些酒气,呼——是烊烊啊。


 


  背后传来的热气熏暖了他的脸,他有些不自在,想要下床,刚要起身,结果背后的力一收紧,将他牢牢箍在怀里。


 


  等他缩回床上,背后的手又松松垮垮的挂在他的腰间,痒痒的,谈不上舒服。


 


  他又想下去,结果又被圈住,一个软软的东西在自己的额头上发出“吧唧”的一声。


 


  吓得他一个激灵。


 


  他觉得易烊千玺八成是在捉弄他,愤愤地转身,却见对方睡得安稳,鼻息间有淡淡的香和酒味。


 


  易烊千玺闭上眼睛的时候会凸显的五官更清明一点,紧抿着嘴时,还会露出小小的两个坑。


 


  他多怕他惊醒,一只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见对面毫无动静后,悄悄地凑过去,点了点他的嘴,有些冰凉凉的,迅速缩回了手,只下意识地放在自己的嘴上。


 


  忽然想到什么


  涨红了脸。


 


  这个算,


  间接亲吻了吗?


 


  他温热的鼻息在他软软的唇上徘徊了好久,只是触碰,而非亲吻,都足以心惊肉跳。


 


 


  忽的,他感到对方在睡梦中不安稳, 搂住他的手收紧了几分,鼻尖点着鼻尖,唇似乎动了动,顿时,嘴上袭来一阵暖流,王俊凯一推,结果对方搂得更紧了,唇瓣完完全全地覆盖上来,他紧张地下意识地想要舔舔嘴唇,结果抿到了他小小的唇珠,很甜很软,像是糖浆和着蜜糖,稠稠的,黏糊着他。


 


  地下还躺着王源和刘志宏,王俊凯的手心里直冒汗。


 


  王俊凯小心着想要捧开易烊千玺的脸,结果他似乎是被弄得呼吸不畅了,想要吸气,张嘴,却将王俊凯的小嘴吻住,还不够似的,舔了舔王俊凯的下唇,吓得他以为他醒过来,急忙闭上了眼。


 


  结果易烊千玺一直保持着咬住他嘴的姿态,痒痒的,却没了下一步动作。


 


“烊烊….”王俊凯试探着去叫他,嘴唇也随之分开又重合,像是真正的亲吻。


 


  王俊凯小心的瞄了一眼床下打地铺的两人,他们睡得比猪还死。


 


  大事不妙了,怎么感觉,这么像…..偷情呢?


 


  还有还有,心脏它,扑通扑通,跳得快要死掉了一样。


 


  这一夜,又是搂,又是亲,又是吻,悸动得王俊凯瞪着眼睛到了天亮。


 


  大概是五点多吧,王俊凯已经开始思考人生了。


 


  王俊凯悄悄拉起还在睡的王源和刘志宏,缩在墙角。


 


“王源,我跟你说啊,烊烊他,他昨晚亲了我,还不止一口。”


 


  王源“哦,千玺他昨晚亲你啊。真是,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呢。”


 


  等等,他刚刚说什么来着。


 


  王源,刘志宏:!!!


 


“在床上。”


 


“够劲爆。”


 


“抱着亲的。”


 


“刺激啊。”


 


“先亲的额头,后来还亲了嘴。”


 


“啧啧,太有意思了。”


 


“他睡着了。”


 


“…..真是,我就说嘛,他醒着干不出这种事。”王源舒了口气。


 


“可是,也有种东西叫下意识你知道吧,你看啊,他睡着了,怎么就知道要亲你呢,还不止一下。说不定啊,他早就想这么干了。”老刘,你将来是要干大事的人啊。


 


  半响,王俊凯咀嚼了一遍刘志宏的话,脸开始红起来,耳朵也红起来了,像糖葫芦,逐个被着了色,最后除了衣服遮着看不见的地方,全都红了个遍。


 


“…..你是说,他早就想亲我了?”


 


“….孩子,是有这种可能啊,不过,也有可能是他做梦啊,梦见了喜欢的人也说不定呢?”   


 


“骗人,你们当中,哪个有我好看。”


 


  哦。


  这样啊。


 


  王俊凯思索了一会儿,突然脸又爆红,整个人就剩下一双眼睛眨啊眨。


 


“不是,你脸红成那样,是又想到了什么啊....”


 


“你的意思是,他喜欢的人….是我?”王俊凯说完,原地打滚五十圈,像是一只油炸的大虾,嗷嗷叫。


 


  你是猪吗,不然为什么以猪的脑子在思考问题呢?


 


“那这样,你去试探试探。”王源实在看不下去他这副还以为有人喜欢他的兴奋劲儿。


 


  “哎呀,到时候他被揭穿了,多不好意思啊。”


 


  哦。


  这样啊。


 


 


  你,喜欢我吗?


 


  “阿猪,阿猪啊。”王俊凯正在寻找他家的猫,对,一只叫“阿猪”的猫。


 


  然后,就看见他家阿猪无比惬意的靠在易烊千玺的怀里。


 


  再然后,易烊千玺顺了顺它头顶上的小白毛,两根手指在猫耳朵外打着旋儿,转而又去挠它脖子上端的一撮绒毛,享受得它喵个不停。


 


  末了,易烊千玺在阿猪的额头上“吧唧”印下一个吻。


 


  看得王俊凯面红耳赤,一把从易烊千玺怀里抓出阿猪,任它张牙舞爪。


 


“你对它额头‘吧唧’一下是什么意思啊。”


 


  哼,我也“吧唧”一下,它也“吧唧”一下,什么意思嘛。


 


“它可爱啊。”


 


“可爱你就亲哦,这么随便吗。”


 


“…...”


 


“那我…我可爱吗?”


 


“….可爱啊。”


 


  那你…那你要亲吗?


 


  易烊千玺见王俊凯不说话了,缓缓凑近,呼出的气和王俊凯的脸一点点拉近,脸红的程度也就一点点上升。


 


  鼻尖触碰到王俊凯脸的一边,停住了,轻轻动了动鼻子,嗅了嗅。


 


  痒痒的气息拂过脸颊,像是甜甜的柿子汁扫过舌头。


 


  王俊凯惊,不自觉张开了嘴。


 


  易烊千玺被他可爱得差点缩脖子,真的像猫咪,好想摸摸啊。


 


“小凯,小凯?小凯小凯小凯小凯。”


 


  王俊凯猫之脸红。


 


  啊,忍不住了,真的好想咬咬他的苹果肌,摸摸他的小脑袋啊,拽拽他的小耳朵,还有毛茸茸的小爪子。


 


  使劲忍住不让梨涡露出来。


 


  然后,该撸猫的撸猫,该脸红的脸红。


 


 


   我好像喜欢你,只是好像啊


 


 


“怎么样啊,试探成功没有?”


 


“没有。”


 


  王俊凯过了一会儿,脸又莫名其妙的染上的点点粉嫩。


 


“我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啊,可是,我好像,有点喜欢…..他吗?”


 


  “再说一次。”


 


  “我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啊。”


 


  “不是这句。”


 


  “我好像,喜欢他吗?”


 


  “陈述句。”


 


  “我好像喜欢他。”


 


  “肯定句。”


 


  “我喜欢他。”


 


  妈呀,这种嫁女儿的心情是怎么回事。


 


  “现在像千玺这么优质的男人不多了。”


 


  “所以呢?表白?”


 


  “成熟一点好不好。”


 


  “那怎么办?”


 


  “直接勾引。”


 


  某舞会的换衣间。


 


  “王大俊,今天你能不能成,就靠它了。”王源拿出一条米白色的旗袍,和一顶假发。


 


  磨磨蹭蹭半天,换好衣服。


 


  王俊凯低着头,碎发挡住了五官。


  


  “王大俊啊,没关系的,不好看的话也没….”


 


  王俊凯抬头,王源顿时将刚才的话吞回肚子里。


 


  王俊凯只染了淡淡的口唇,连眼尾那点绯色,也是灯光和酒水映衬出来的。但就是很好看,正像这十二月的梅,美得很隐晦,却美得很醉人。


 


  比起年轻时的王二太太,眉眼间,似乎还多了几分英气。


  继而,笑开。


 


  妈呀,太撩人了。连招牌叉烧也能原谅了。


  千玺啊,好自为之吧。


 


“易先生,有幸一起共舞吗?”


 


  王俊凯撩拨着耳边的碎发,学着刚刚酒女们的模样,舔舔下唇,抿起嘴,微微弯起眼睛,笑着。


 


  笑得人心尖儿痒。


 


  天知道他心里到底有多羞耻。


 


  易烊千玺的心突的跳了一下,感觉脖子一阵电流窜过,嗯,就是…..喜欢得紧。


 


  他接过他的手,一把搂住他的腰,收紧。


 


  不动声色。


 


  耳尖却悄悄的露出了一抹红色,像是初放的荔枝花,肉色的皮肤上带点好看的粉。


 


“穿成这样是要干嘛啊。”


 


“因为王源….”说要勾引你啊。


 


  因为王源?


  哼哼,那你去找王源好了。


  然后侧头看到王源一直往这边瞟,气到炸裂。


  故意一把摁住王俊凯的头,往自己怀里带。


  然后,看见王源居然,笑了。嗯,笑了。 


  这简直是挑衅啊。赤裸裸的挑衅。


 


  王俊凯被带入怀里的时候,将头凑近,结果侧脸看到他分明的下颚线,和好看的眉眼,对着心脏就是一枪。


 


  就是那种,情人视角。


   


  王俊凯趁机抬起腿,隔着薄薄的西装,小腿轻轻划过,惯用的勾引手法,怎么被他做起来就这么色气呢。


 


  易烊千玺喉咙一紧,想要抓住他作祟的腿,结果摸到了白皙的露在旗袍外面的肌肤,手收也不是,放也不是。


 


  板着红透了的脸,振振有词道“岔开太高了,腿全给别人看光了。”


 


  嗯,别人就是特指王源。


 


“不高啊。”我还怕你看不见呢。


 


“我说太高就是太高了。”易烊千玺护着王俊凯若隐若现的大腿,舞步间偶尔擦到,别过脸去,红得不像话。


 


  灯光暗下来,易烊千玺忽的凑近,大概就是在鼻息之间,淡淡的香在王俊凯的鼻息间散开来。


 


  一点一点的缩小距离,眼看着唇瓣就要重合,王俊凯急的闭上了眼。


 


  易烊千玺一侧头,露出白白的牙,一口咬在了王俊凯好看精致的锁骨上,却没敢用力。


 


 “嘶——”王俊凯感到痛痛的,麻麻的,酥酥的,以及唇瓣停留时,软软的,香香的。


 


  其实这个角度,比起亲吻,更有情色的味道。


 


  易烊千玺忽的抬起头,盯着他看。


 


  王俊凯晚上没戴眼镜,现在被他盯着看,眼睛更是没个焦点。


 


 “好硬。”易烊千玺在他耳边低语,暧昧的热气围着他耳朵转。


 


王俊凯下意识朝着易烊千玺的西装裤看了一眼,瞬间明白什么,呼吸停滞了一下。


 


“你…..”


 


“我说锁骨。”易烊千玺笑起来,露出狡猾的两个小坑,小坑大概是盛了酸梅汁,使人全身都通过酸酸的痒意。


 


  或许,刚刚若不是易烊千玺控制住,咬了一下锁骨,硬的,可能就不是锁骨了。


 


  易烊千玺走到拐角处,背靠着墙,身体渐渐软下来,顺着墙蹲下,紧紧捂着快要跳出的心。


 


  想着。


 


  王俊凯小心闭着眼,睫毛一颤一颤,撅起小小的嘴,主动的样子,真的可爱又讨喜。


 


  差点就见色起意了。


 


 


“妈呀,王大俊,你领口那是什么。”王源看到锁骨处有一个小小的,像是


 


  被蚊子咬的…..吻痕?


 


  王俊凯娇羞笑。


 


“千….千玺干的?”


 


“对啊,他还和我说‘好硬’诶。”


 


  吃瓜群众王源和刘志宏吓到吐奶。


 


“他今年十八岁的生日还没过啊,你…你这是色诱,这是,这是猥亵未成年啊。”


 


“他只是咬了口我的脖子啊…..”


 


“哇,以你傻白甜的功力,能让他咬你已经不错了。”上床也是指日可待啊。


 


“说不定他现在已经对你动心了,咬锁骨意味着什么知道吗,意味着他喜欢你啊,不然他咬你干嘛啊,要你死吗?”搞事老刘再次上线。


 


  喜欢?


  王俊凯双手捂住脸,从手心见发出呵呵的傻乐,指缝间,大概是烧熟的脸颊。


 


  如果说,少女的恋爱可以甜死人,肉麻死人,那大概,少年恋爱起来,是可以腻乎死人,嫉妒死人的。


 


 


 


  站在你对面的人,正是最喜欢你人


 


 


  然后,王俊凯还没兴奋几天,易烊千玺就被迫相亲了。


 


  又被迫将相亲对象带回去给王大人和王二太太看看,易烊千玺从小就是在王家长大的,比亲儿子还亲,自然是要给二老看看的。


 


  那女的,是王俊凯超级讨厌的那种,说话小小声,穿的旗袍连一个褶子都没有,画着超精致的淑女装。


 


  呕。


 


 “易先生,很喜欢那位王先生吧?”吴小姐附在他耳边笑起来。


 


“哈?怎么,怎么我,很明显吗?”易烊千玺瞪大眼睛,红色从脖子处悄悄爬升,像是捣蛋的小孩被抓住,不知所措。


 


“嗯,超级。”吴小姐使劲点头。


 


  王俊凯有意无意地凑近听。


 


  为什么笑那么开心啊。


 


  哎呦,还易先生。


 


  王俊凯学着吴小姐的语气阴阳怪气的叫着易先生。


 


  还有什么喜欢,什么超级?


 


  超级喜欢!!!    


 


  超级….喜欢烊烊吗?


 


  王俊凯此刻,被嫉妒蒙蔽了双眼。


 


“喂,易烊千玺。”王俊凯趁吴小姐离开的空档,假装无意地搭讪。


 


“聊那么开心,你很喜欢她?”


 


“呃…..很开朗,没有大小姐架子,是个很不错的人选。”易烊千玺笑着,露出不易察觉的两个小坑,偷瞄王俊凯的反应。


 


  很不错的。


  做朋友的人选。


 


“那干脆结婚了好了。”王俊凯脸鼓成一个肉包子,那种,被蒸烂了的,黑脸包子。


 


“不要。”


 


“干嘛啊,人家那么好。”王骚逼,露出了非比寻常的笑容。


 


“我有喜欢的人了。”


 


“谁….谁啊?”


 


“他啊,超级可爱,长着一张天生我喜欢的脸,白白的,小小的,带点婴儿肥,不过啊,超级蠢,小时候说要嫁给我啊,结果我等了这么多年还没表白,不跟我表白就算了,我跟他表白还听不出来的大傻瓜啊。”说完,易烊千玺难得一见的露出牙,笑开。大概,花开了,才有他一半好看。


 


  听不出来吧,我正在跟你表白啊,傻瓜。


 


  王俊凯不自觉的嘴巴瘪下来,面无表情,双手交叉,眼睛瞪得老圆,脸气的鼓鼓的。




一会儿吴小姐,一会儿小青梅,那我,那我怎么办啊。


 


 


  十年的情要慢慢还


 


 


 “我们小俊凯,陪我走走?”王二太太真像看着个孩子似的,看着早已比他高的王俊凯。


 


  王俊凯笑,手搭在王二太太的肩上。


 


“我们小俊凯,是不是对小千玺有意思啊。”


 


  王俊凯站定,不走了,明白了“走走”是什么意思。


 


“不是有意思。”


 


“我就知道….”


 


“我喜欢他。”


 


  王二太太张了几次口,愣是没说出话来。


 


  继而走近,用力抱住王俊凯。


 


  “娘,你知道吗,有一个人啊,超级好的,小时候就一点点大,天天跟在我屁股后面大哥大哥的叫,我摔倒了,他第一个扑过来,抱住我,他喜欢养蜘蛛,蜘蛛咬了我一口,他虽然笨蛋笨蛋的叫我,但转身就把它送人了。”


 


  这么好的人,要是我的人就好了。


 


“他脸上有个小坑,小时候弄的,他小时候超弱的,还出头帮我打架,这个笨蛋,明明痛到要死,还笑着说,小凯,以后被欺负了,还要找我哦。我没好气,说干嘛哦,你来了也只有替我挨打的份。他说,好啊,我替你挨打。”  


 


 “真的,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挨过打。”


 


 “他小时候黑黑的,一点儿没有现在的英气,所以总是被人嘲笑,他说他没在人前哭过,哼,骗人的,有一次,他以为我睡着了,悄悄搂着我的背,哭起来,他说,小凯,我好怕。”


 


  王俊凯又哭又笑,一边抹鼻涕一边说。


 


“那个第一个冲过来抱住我的人,那个可以为我送走他心爱的蜘蛛的人,那个可以被人打到起不来却还说要替我挨打的人,他说,他好怕。”


 


“他这么说,让我也好怕。”


 


“娘,我也喜欢王源,也喜欢阿宏,我们也会在一起一辈子,可是啊,不一样的,我想亲易烊千玺,想爱他,想对他好,朋友不可以的,那么喜欢,我受不了的,多看一眼都想得到的人,怎么能是朋友。”


 


  王二太太抓着王俊凯的衬衫,紧成一团,半响,手一点一点松开了。


 


“我来的路上,是想将你夺回来,哪曾想,你一直是他的。”


“现如今,有个人宠你,胜我,千千万万倍。”


 


  王二太太推了他一把,继而背过身。


 


“去吧,不然千玺该等急了。”


 


  王俊凯愣,继而狂奔,跑开老远,对着王二太太的背影大吼一声。


 


“金小姐,我认识你十八年,就今天,你最帅。”


 


“没把易先生变成王俊凯的易先生,就别回来了。”王二太太笑开的嘴角边,流过了几行泪。


 


  王二太太做了半辈子的王二太太,只是,她也曾是金小姐,不是谁的母亲。


 


  所以,金小姐觉得,若是她的岁月里,曾有那么一个易烊千玺,她也会不顾一切。


 


  王俊凯迎着风,急急地喘着气,他的喉咙还发着烫,眼睛肿肿的。


 


  再看,他从路灯下走来,那不是外界的灯光,而是自带的美丽。


 


  就是皱着眉,抿着嘴,穿着厚厚的大衣,内裹一件苍色的长衫,踩着的步伐,也是令人心动的节奏。


 


  王俊凯眼睛不自觉地眯起来,嘴角不禁上扬,心脏不受控制地收紧。


 


  是啊,多看一眼都想得到的人,怎么甘心做朋友。


 


“小凯。”


 


“诶。”应的老响亮。


 


“天气这么冷啊,跟我回屋去好不好。”


 


“你先….你先转过去。”等等,再等等。


 


  易烊千玺点点头,转过身。


 


“烊烊,我问你,你还喜欢你的那个小青梅吗?”


 


“…..嗯,嗯啊。”易烊千玺不自觉就红了脸,在心里暗骂傻子。


 


“那她,和你表白了吗?”


 


“没啊,怎么,你问这做什么?”易烊千玺转身,回过头看王俊凯,他的表情在黑夜里藏的深深的。


 


“你转过去,向前一直走,然后,我会告诉你一个秘密。”还差一点点,还要再等等。


 


  易烊千玺望着他,继而转身,一点一点淹没在黑夜中。


 


  为什么呀,她一点也不领你的情,她不要你的好,干嘛,干嘛干嘛要喜欢她啊。


 


  王俊凯想着,眼尾湿湿的,渐渐看不见易烊千玺的影子了。


 


  他将心中的委屈以及秘密在无尽的黑夜中道出。


 


 


 


 


 


 


 


 


 


“我喜欢你。”


 


 


 


 


 


 


 


 


  我等不了了。


  那么大声,那么放肆。


  我喜欢你,明明我就比较喜欢你,为什么还要一直一直喜欢她啊,开口是小青梅,闭口是小青梅,我真的要气的说我讨厌你了,可是,还是很喜欢你啊。


 


“我知道啊。”侧过头的同时,脸上攒出动人的梨涡。


 


  且回应地同样大声。


 


“可是你又不喜欢我。”


 


  此刻,满腹委屈,在他看不见的黑夜里,哭得一塌糊涂。


 


“….那怎么可以。”


 


  王俊凯抬头,望着渐渐走近的人。


 


  他这句话,含着几斤几两呢,是什么意思呢,说这句话用的是什么语气呢,开心呢,不开心呢。


 


“王俊凯,你不要以为自己超级可爱,长着一张天生我喜欢的脸,白白的,小小的,带点婴儿肥,但是啊,你这么蠢,小时候说要嫁给我啊,结果我等了这么多年还没表白,还故意穿很性感的衣服色诱我啊,我跟你表白也听不出来,这么傻,也是没谁了。”


 


  诶?这段话,怎么这么耳熟啊。


 


“还有啊,就在刚刚,我喜欢的那个人,跟我表白了。”


 


“诶?你….你喜欢的人,是不是…是不是我啊?”呼吸急促,眼睛没了焦距,全世界都是易烊千玺。


 


“不好意思,是啊。”


 


  等等,我缓缓啊。


 


  大约几秒后。


 


“啊啊啊啊啊啊——”


 


  王俊凯跑过一个路灯绕一圈,鬼叫一阵,再跑过下一个路灯绕一圈,再鬼叫一阵。


 


  然后冲进易烊千玺的怀里,使劲蹭蹭蹭。


 


  再然后,全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咚咚咚,王俊凯听着自己的,对方的,强有力的的心跳声。


 


  他抬头,悄咪咪的小心瞅瞅他的脸。


 


  易烊千玺也盯,将他就那么小的脸看了几十遍。


 


  王俊凯慢慢红了脸也红了耳朵。


 


“你…你干嘛不说话了,你…你干嘛一直看着我。”急得他赶忙拿手捂住他的眼睛。


 


  忽的,感到嘴上一阵柔软。


 


  吓得他松了手,浑身僵硬。


 


“….嗯,那那个,初吻不应该是这样的,蜻蜓点水?”


 


“那…那是怎样….唔….”


 


  没等王俊凯说完,易烊千玺就凑了上去,继而用舌头润了一下他小小的嘴。


 


  易烊千玺将王俊凯搂进,用大衣将他一点儿大的身子裹住。


 


  扣住他的后脑勺,将五指嵌入乌黑的发。


 


  还不是很会吻的人,只知道小心翼翼的舔,舔完上嘴唇,又舔下嘴唇,再小心翼翼的拂过贝齿和舌苔,害怕又兴奋的尝着,不许人偷吃,但却从年头馋到年末的那块芝麻糕。


 


  王俊凯眉毛皱着在一块,但嘴角是好看的弧度,手指紧紧抠着易烊千玺大衣内的长衫。


 


  不知怎么回应,也只小心翼翼的伸舌头,含着那颗小小的唇珠,脸红扑扑的,嘴亮晶晶的。


 


  缓缓松开。


 


  易烊千玺圈住王俊凯,坐在路灯下的长椅上,将他凉凉的手揣进自己的大衣口袋里,在他的手心里打着圈儿。


 


“今天天气真好啊。”


 


“哼,你还看得见天吗。”王俊凯望着连星星都瞅不见的天,笑起来,散出一脸的猫纹,有点儿像糕点铺里最甜最嫩的那块大脸福。


 


“你笑起来就是好天气。”易烊千玺耳尖泛红,不知是不是冻的。


 


  反正我不信。


 


“这么好的天气不做点儿有意义的事真是可惜了。”说着,他一边的梨涡深深陷进去,一点点凑近王俊凯。


 


  王俊凯也忍不住笑,一点点靠后。


 


  无路可退。


 


  最后,易烊千玺将王俊凯压在了长椅上,将他的手箍住,看着他笑。


 


  下一秒,在他嘴上“吧唧”了一下。


 


  继而又侧过脸,在他耳边轻声说“那天晚上,我其实醒着的。”


  


 所以,不算初吻。




“…..所以,你是故意亲我的?”


 


“还不是你个小变态先摸我嘴的,不是想亲亲是要干嘛。”


 


“才没有。”王俊凯将脸埋进易烊千玺的大衣里,羞得只露出黑漆漆的头顶。


 


  易烊千玺笑,笑得无奈,笑得宠溺,在他乌黑的发丝间打了个旋儿,你这只猪,真是要比阿猪可爱一百倍。


 


  我从五岁开始等,等啊等,我真的等了好久,与我,你晚了十三年,所以啊,这十来年的情,你要慢慢还。


 


                                                                ——王俊凯的易先生


 


 


 


  有空,一起睡觉。


 


 


  “明晚,拿下易烊千玺。”


 


  “怎么做?”


 


  “干他。”


 


  然后。


 


  易烊千玺扯领带,解扣子的时候,王俊凯的脑子里全是干他干他干他。


 


  易烊千玺喝水,喉结滚动时,脑子里全是干他干他干他。


 


  一整天都是干他干他干他。


 


  黑色已侵入了整片天。


 


  易烊千玺站在台阶上,看着王俊凯偷偷摸摸地从房间里溜出来,张开手的同时笑得很甜。


 


  王俊凯一把扑进来,踮起脚,在离嘴唇一英尺距离时,呼吸急促而炽热,努力一仰头,在唇珠上用力啄了一下。


 


  放风的王源和刘志宏只有在风中凌乱。


 


  王俊凯红着脸,又忍不住想到了王源的那句“干他。”,酝酿了半天,在他耳边小小声说了一句


 


“嗯….有空….一起睡觉?”


 


  王俊凯感到他圈住自己的手一僵,忐忑的看着他,心脏撒了跳跳糖似的。


 


  “你说的,不许反悔,不然我就用强的。”


 


  易烊千玺额头和他的额头贴在一起,在他嘴角“啾”了一下。


 


  王俊凯红着脸,点点头,转身,直走。


 


  “啊啊啊啊啊啊——”茅厕里发出诡异而又兴奋的大叫。


  


  然后。明晚。


  


  易烊千玺打开门,看见王俊凯裹着被子一动不动,脸上还有点儿兴奋的红。


 


  这么快….就有空了?


 


“你是不是没穿衣服。”笃定的语气。


 


  “不是啊。”


 


  “我不信。”


 


  “我穿了,不信你摸摸。”


 


  “万一你没穿怎么办?”


 


  “哎呀,你摸摸,你摸摸不就知道了。”


  


  易烊千玺小心翼翼的靠着床沿走过去,一只手悄悄钻进被窝里,探索着热源,摸到了一片滑溜溜。


 


  “千哥哥…..”王俊凯变相的撒着娇,别别扭扭的扣扣手指。  


 


  “…..我就知道你没穿。”易烊千玺故意忽略那声“千哥哥”,脸不住的升温。


 


  “千哥哥.....”




  “闭嘴。”




  “不要,千哥哥千哥哥千哥哥。”




  易烊千玺摆出一副“我不听我不听”的样子,实则很享受的红了脸。




  王俊凯趁机爬出被窝,跪在床上,勾着易烊千玺的脖子,嘴里擒着笑,附在他耳边,脸和脖子的红色连成一片。


 


  “我可以偷偷亲你吗?”


  “哦对,那我不能说出来。”


 


  表情像只偷腥的猫,侧头将嘴贴上去。


 


  易烊千玺一愣,被亲到的地方勾出一抹笑,继而,扶住他的后脑勺,舌尖轻轻尝了小小尖尖的牙,啃着蜜色的唇,唇珠随之磨着嘴角处,嗯,大概连口水都是酸酸甜甜的。


 


  侧身,将王俊凯抵在墙上,或许是在被窝里裹太久了,他发梢粘上了点儿汗,身上的香,愈发的浓起来,很诱人。


 


  易烊千玺禁不住一口咬在王俊凯有点粉又带点红的嘴上,分开又吻上,热乎乎的气息洒在王俊凯的脸上,惹得他和猫咪似的缩了缩脖子,轻哼了一声。


 


  自言自语似的在他耳边来了一句“千哥哥,别啊…..”


 


  易烊千玺咽口水,这简直是在挑战我的底线啊。


 


  易烊千玺将王俊凯压倒在床上,轻轻咬了下好看的锁骨。


 


  眼里蒙上淡淡的一层水汽,像是征求同意似的。


 


“我来喽?”


 


  王俊凯闭着眼,睫毛扑闪扑闪,嘴里呼出一点点热气,小心的点点头。


 


  一刻钟后。


 


  “啊——疼,疼啊。”王俊凯眉毛拧成一节,推搡着易烊千玺的肩膀。


 


  “动动,动动就不疼了。”


 


  “啊啊啊啊,你骗…骗人,不做了,不做了。”王俊凯疼得直喘大气,眼睛红起来,手揪紧了被单。


 


  “不行,我现在就是用强的也要把你办了。”


  


  今晚后,那个喊疼的人,几乎每晚都有空。


 


  我不是闲,只是刚好有空。


                      ——来自王某某。


 


 


  你我,恍见当年


 


  初雪。


 


  王俊凯往脸上胡乱抹着雪,邀请似的,摆出一副“请你吃”的表情。


 


  易烊千玺捧着王俊凯的脸,朝着的嘴的方向,直直的吻下去。


 


  嗯,和当年一样,甜得很。


 


  王俊凯靠在易烊千玺的肩头,看着雪地里撒泼的王源和刘志宏,嘴角轻轻上扬。


 


  冬日,总是特别容易令人有倦意,特别是在最幸福的时刻。


 


  王俊凯的头一点一点沉下出,快要坠进易烊千玺的怀里时。


 


  他耳边传来他小心的询问,和一阵热气,暖了冷冰冰的天,也暖了五脏六腑。


 


 


 


 


 


 


 


 


“你嫁给我好不好?”


 


 


 


 


 


 


    他俩的脸红起来,在一片雪色中,尤为突出。


 


 


 


 










——END


 


 


 


 


 


  依旧是我行我素的坚决不写肉。


  然后看见首页都在嗑一颗梧桐和wink。


  所以,依旧我行我素的爱着千凯。


  最后说一句。


  最近都没什么红尘粮啊。


  动力何在。

评论

热度(8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