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玉

他和他

这爱情无人知

不敢有风 不敢有声 这爱情无人证

开往冬天的专列:

他成年以后更加喜欢独处,拉上窗帘,挑选一张喜欢的唱片,抱着猫看本书成了常态。他不是不喜欢出门,也多次在各种访谈里表达着一个人旅行的雄心壮志,可惜名气太盛,谁都不敢轻易放他一个人出门,毕竟年少时被私生骚扰的事不胜枚举,家人担心,粉丝担心,他也心有余悸。

日常换小号上微博。

热搜上,又一对恩爱夫妻的童话破灭。他参加过挺多饭局,纵使无心,也多多少少听过只言片语,此刻看到事情爆发,心里只有果然会这样的平静。

毕竟,不爱这件事情比爱更难伪装。

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隐瞒的,咳嗽、穷困和爱;你想隐瞒越欲盖弥彰。

少年时,他对这句话深信不疑,后来才明白,爱这种东西,有时候会比你想象的更好隐瞒,至少在他这里,早已将这种技巧习为本能,有时候,连他自己都会怀疑,可能是真的不爱。

他的粉丝从来事事以他为中心,随着他年纪渐长,影视圈里拿下了有分量的奖项,时尚圈里更是风生水起,走出去有作品有口碑,她们开始操心起他的私人生活,对他过分干净的感情生活忧心忡忡。

他用小号在一个讨论得火热的微博下,回了一句:他谈过。然后被几个粉丝骂成黑,之后湮没在快速刷新的评论中,再无人理会。

只剩下他盯着手机屏幕里那三个字,还有下面几句难听的回复,怅然若失,再怎么样刻骨铭心的感情,现在也就是谁都不信的谈过而已。

一丝一毫的蛛丝马迹在娱乐至死的年代都被营销二字总结。

他想起曾有一个天光未明的清晨,他和那个人并肩站在度假别墅的落地窗前,窗户打开,窗纱却拉的严实,被海风吹得鼓鼓的飘起,他们透过朦胧的窗纱看向窗外,昏沉沉的暗,海浪汹涌,潮声声势浩大的袭来,而他们甚至不敢拉开窗纱看一看,更别说一起走到沙滩上听海看日出。那是他俩不合传闻传出的第三年,事业如日中天,各自成王,多少双眼睛盯着,仿佛鬣狗,只要有一个机会就要冲上来扒皮食肉。他们分开买的票,前后到达,甚至还准备了其他行程掩人耳目,依然连走出房间或者拉开窗帘感受一丝阳光的勇气都没有。互相拥抱,不停的接吻,越长大越收敛,所有的不假掩饰的爱意一一收存,不敢再让谁窥探。

每次去海边,都希望你在我身边,最后也不过是一个人踩着海浪在沙滩上写爱。

只因这动作太烂俗,无人觉察这遥寄的爱语。

很多次,累到睁不开眼睛,还是坚持等待一场隔着屏幕冰冷的会面。

是真的爱过,可以忍受一切锥心的话语,可以为了一次相见千里迢迢小心翼翼前往,可以假装看不见那些暧昧的营销,可以在病倒的时候都假装很好,可以只是看到对方名字任何一个字都觉得心跳脸红……

一切谐音一切牵强的巧合一切可笑的相关都能开心。

那么卑微那么珍惜。

他们从来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种执着的坚持变成了庞大的负担,疲惫、麻木、不甘……一个圈子里吃饭,割不开利益纠纷,所有的纠纷从不以个人意志转移,一回首,不合的传闻沸沸扬扬,粉丝更是老死不相往来的刀光剑影。

这爱情,成了定时炸弹。

那么拼命地想在一起,即使太多的东西纠缠其中。

只是,他成人以后就更清晰地明白,有舍有得,十全九美。

说分手的那天,是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一个人去拍戏,另一个人在相隔百里的地方有真人秀。

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走在一起,他恍然想起少年时代他们在明亮的橙黄灯光下骑着自行车驶过那些浸淫着时光痕迹的小巷,那时候的他们,笑得肆意张扬,无忧无虑,以为未来会拥有一切,也以为只要努力就可以什么都得到。

高扬头颅,胜券在握。

在这寂静的夜,他们沿着黑黢黢的小径行走,谁也没有说话,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联系,忙得连一条信息都会忘了发出去。

夜风萧萧,树影婆娑。

他忽然站住了,一转身,看到那个人站在后面看着他,眼眸如星,他们就这样看着对方。

泪水从眼眶里滚落,砸在石板路上的声音那么响,他没想到自己会哭了。

思念、委屈、疲惫、绝望、疼痛,还有汹涌的爱意堵住了他的喉咙,他想喊喊那个人的名字,张口却是泣音。

我是这样爱他,可我真的累了。

他在泪光里看到另一张泪流满面的容颜,那个人地手臂紧紧箍住他的肩,很多年前,他们才出道,他还小,却面对着盛大的恶意,那时候,在嘈杂的人群里,那个人喊他“千玺”,那声音穿越空气振动的微尘落在耳膜,那个人的手臂细瘦,揽住他的肩,亲密无间。

我多想时光暂停,我多想一无所知。

“我们就这样吧。”

直到现在,他依然想不起那天是谁说出了这句话,他们可悲到连分手都无法直白说出口,却不得不分开。

满天星辰,就像最初的时光,十指紧扣,他们在月色下一直一直走,眼眶通红。

晨光熹微,黎明将至。

我想和你走到天涯海角,不过是日光下脆弱的泡沫,他对着那个人用尽全身力气地绽出一个笑容:“走吧,小马哥开车过去还要一个多小时,你路上休息一会儿。”

“好,”那个人偏头:“你先走,我想再看看你。”

忍住鼻腔中的酸意:“傻子。”他一转身,眼泪又湿了脸,嘴里的皮肉咬的太紧,铁锈的血腥味混着苦涩盈满口腔。

“祝你幸福。”

心脏仿佛被一只手攥住的疼痛,那声音刺破所有伪装,他觉得自己无法呼吸,四肢僵木,他知道那将是这一生中他最难忘的爱语。

那天,拍的恰好是男主角家破人亡的戏。

他哭得几欲崩溃,几个镜头都是一条过,导演一直在夸,他红着眼睛微笑,心口空落落地疼。

晚上,高烧,一直咳嗽,助理看到纸巾上的血丝时赶紧向剧组请假,连夜送到医院。

他后来在病床上刷到了粉丝炮轰那个真人秀节目的话题,那个人在游戏里受伤了,手臂上缝了三针。

他们都如此狼狈。

那一年,海贼王的大电影国内公映,他买了午夜场的票,两张。

荧幕上,热血少年和他的小伙伴们勇往直前,笑出一排闪亮的牙齿,星辰大海,爱与梦想,携手向前,毫无畏惧。

他没有睡着。

最后,他拍了电影的海报图,和一张电影票的照片一起放在朋友圈里,另一张,到底没有放上。

他没有看那些消息列表里的回复和赞,他怕那其中会有那个人,又怕没有那个人,索性不看。只是在何其龙说没想到他会喜欢上海贼王的时候,笑着说,我也没想到。

工作依然繁忙,电影、电视剧、各种活动、看秀、综艺……他的猫基本都送去给妈妈照顾,视频的时候,他亲昵喊着猫咪的名字。

“二十”

“石榴”

最后是“队长”,咀嚼这两个字,口舌干涩,原来喊那个人队长的时候本就屈指可数,而以后,再不会有。

一次又一次提醒自己既定的事实,一遍又一遍把伤口的痂撕去,不过是分开,不再交集,从前假装过很多次,早已习以为常,这次不过是真的,谎言说过太多次,狼终于来了。

画画,泥塑,学舞,弹琴写曲子……生活重新走上正轨。

他没有刻意去回避那个人的新闻,回避同台的机会,却神奇地与那个人错过了一切相遇的机会,这一次,连命运都不给我们机会。

直到那天在机场遇见。

不同的航班,不同的目的地,擦肩而过的缘分。

在粉丝嘈杂的呼声中,他们相遇,机场大厅外乌云密布,助理忧愁着飞机可能误点,他听到那个人的名字,女孩们声嘶力竭地喊着他的名字,他却清晰地听到了另一边女孩的呼声。

那是那个人的名字。

他抬头,看向另一边。

四目相对。

又匆匆避开。

帽子和口罩完美地遮盖了所有的表情,他听到他们两人的名字交错响起,一如当年,他与他的名字一起喊出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

晚上,热搜不仅有他俩机场巧遇,还有那个人一个人看电影的路透,他看着路人镜头里,那个人模糊的侧脸依然好看,在粉丝激动的舔屏里,他看到一条“今天又是520,果然去看电影,纪念日蒸煮发糖”。

点进头像,他看到他俩并肩而笑的面容。

我给千玺的备注是“玺”。

你要吃兔头吗?我不要。

花没折会,改成气球要天天开心。

一烊千玺,二烊千玺,三烊千玺,四烊千玺,五烊千玺,六烊千玺,七烊千玺,八烊千玺。

等你,好,等你,我会等你。

你要选蓝队,不。

千玺,拿头,拿头。

这傻小子。

我送你巧克力了。

让千玺先说完。

…… ……

最后,他看到那句:让我们祝易烊千玺幸福。

手机日历上,他看到5月20日,我和千玺就有趣了。

他捂住嘴,那一年爱得那么认真,还不懂爱情的年纪却相爱了,以为可以一辈子,似是而非地传递着只属于两个人的暗号。

隔着平台隔着时间空间宣泄爱语。

大胆又小心。

共享着喜欢的东西,共享着只有彼此才知的小秘密,精心用巧合掩盖那些只有他俩才懂的甜蜜,你进我退,你来我往,即使无人知,却那样的固执地相爱着。

纯粹而脆弱地坚守。

在这个夜,他终于再次无声的呼喊出那个人的名字,痛彻心扉。

王俊凯。

王俊凯。

王俊凯。

王俊凯。

…… ……

…… ……

他梦见在阳光洒落的长廊,王俊凯对他伸出手:千玺。他走上前,一步一步。

他们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很紧很紧。

他说:“终于在一起了。”

醒来,天光大明。

年末,王俊凯的电影上映,他一个人包了21场。散场后,看到影城有粉丝在做活动的祝福便利贴墙。他看的场次晚,整个影城最后一场。

灯光昏暗,大厅寂静。

他走到桌边,一笔一画写下一张便利贴。

愿你前途光明,一路繁花,幸福开心。

就算这爱情从此无人知,只会成为以后猜测里的只言片语,我依然知道。

我们爱过。

我们爱着。

这已是最动人的结局。


end


手机激情码字,没有捉虫,就这样。

评论

热度(70)

  1. 可乐老干妈 转载了此文字
  2. 尔玉开往冬天的专列 转载了此文字
    不敢有风 不敢有声 这爱情无人证